肉烧茄子拌饭

你是我的一盏明灯。
码字速度特慢。
严重急刹车/(。
相见为缘(欢迎唠嗑
疯狂跳坑(要fo慎重
乐乎不怎么发日常。(挺好相处
感谢喜欢

【华武】故人南山

    江南清晨雨后,空气中还残留着些许清爽。江南的一家客栈大门,缓缓打开。从里面缓缓走出位羽鹤白衣的道长,那道长抬头看向围墙后的那棵槐树,嘴角不知为何翘起,随后便见那树上多一人,随后一道蓝色的剑光附在他身上。

先前其人,后见其光。

“速度挺快。”道长看了一眼树上微微侧倾的花开口道。

树上的人笑了笑,纵身一跃。
“那道长你别忘了你说的。”
“....”

江南酒馆
“老板!再来一壶!”
“好嘞!”
小道长看着眼前仿佛八百年没喝过酒的华山弟子叹了口气。
那华山偏过头,仿佛察觉到了眼前这位小道长的感叹之意,递给他一瓶未开封的梨花酿。
小道长有些意外的愣了一下,随后摆了摆手。
“我不喝酒。”
华山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位滴酒不沾的小道长,惊讶道
“你是和尚吗?连酒都不喝?”

小道长先是给他一个和善的微笑,随后便狠狠的回他
“我不是不喝,是不能喝。”

“就是易醉呗!”
好在华山反应还算快,不然就要被追着要债了。

小道长撇他一眼,意思他还算识相。
华山看见了他的眼神,他知道了如果自己再提和尚就不是追债了。

[斩无极]

华山想起来了这个可怕的东西。

喝完酒后,他们走出酒馆。下一刻便听“刷——”的一声,华山下意识的转头看向小道长,不出意外的,小道长拿出了账单,在上面写着。

欠债人:
华山,故人还
债主:
武当,南山归

华山氏警觉不妙。

下一秒,小道长缓缓的抬起头,收起笔,再收起账单。

接下来请欣赏武当小道长与华山男弟子的追逐战。

云梦,汤池

云梦和暗香女弟子们饶有趣味的看着这一幕。

“道长你让我壁下咚嘛。”
“一次二万两。”
“道长~”
“二万两。”
“道~长~”
“你再怎么喊还是二万两。”

那一刻故人还流下了华山没钱的泪水。

也是那一刻,南山归笑着看着眼前在汤池里自抱自泣的华山,感受到了有钱的好处。

夜深,客栈

沧海和华山女弟子路过房间时,忽然听到了屋里一声让人起鸡皮疙瘩的男声撒娇似的语气喊了声。

“小~道~长~”

南山归给了他一个白眼。

“道长你让我抱一下!”
“一次一万八。”
“抱一下都不让!”
“嗯,一万八。”

  
同样的套路不同样的地点,同样人物不同样的动作。

可是下一刻,华山猛然冲上去,把小道长扑在硬榻板床上。

“嘶——”后背突然一痛小道长不禁咬了下牙关。

只见眼前的华山一笑,先是吻了吻他额间的红点,后又亲昵的凑近他的眼角,呼出的气息吐在了耳廓上。

“那道长,上床收不收费啊?”

小道长愣住了,并不是因为这你也,而是他未能从记忆中搜索到这个词以及商铺银两。

不知不觉间,他的耳尖红了。

故人还笑眯眯的看着眼前傻眼的南山归。

“道长不说,那就是不收费咯?”

南山归这才反应过来,刚想说话,嘴便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。

是个很轻柔而绵长的吻。


午时

  从客栈缓缓走出一位道长,他额间一点红,雪白衣上墨鹤,薄唇轻起道。

“出来。”

下一刻便见眼前落下一人,爽气的单马尾,蓝色佩剑
单薄的蓝衣白衫,身后跟着一道蓝色剑影。

先见其人,后见其光。

“又跑哪去了?”小道长环起臂来看着眼前这位从容淡定的华山。

“给道长你采花。”
随后一个响指,天空飘落下槐花瓣片片。

小道长先是一惊,而后又红着耳朵道。

“无不无聊啊你...”

在打闹拌嘴中,他们缓缓离开了客栈门口,渐行渐远。

在他们走后,那槐树微微摇晃的树干停下,满地的槐花瓣中,有一朵完整的槐花。

评论

热度(19)